盗火线与绣春刀

昨天拿着加新给的《盗火线》的票去了中国电影资料馆。演对手戏的分别是 Robert Anthony De Niro 和 Alfredo James Pacino ,看上去很有《教父》的感觉。电影时长三小时,是一个长故事。

Heat

Niro 饰演的 McCauley 是抢劫团伙的老大;团伙成员分别是 Chris ,一个金发但深陷赌博的帅小伙;Cheritto ,一个有家室有存款但是寻求刺激的副手;Trejo ,银行抢劫必备的车手;Waingro ,团队新加入的心狠手辣的角色。五人抢劫了装有洗黑钱的 Van Zant 的匿名债券的运钞车,由于 Van Zant 有全额保险,他们打算把债券以全额 60% 的价格卖回给 Van Zant ,而 Van Zant 还能拿到 40% 的保险,双赢。在抢劫过程中 Waingro 打死了一名运钞的警察,事情从抢劫上升到了杀人,为了全身而退,McCauley 不得不指使手下把其他警察也一同杀死。事后愤怒的 McCauley 打算做掉 Waingro ,但是在动手时遭遇到巡逻警察的干扰,被 Waingro 逃之夭夭。Van Zant 也不是一个善茬,接到 McCauley 的后勤人员 Nate 的谈判电话后,打算在拿到债券的同时把 McCauley 做掉,永绝后患。

Pacino 饰演的警长 Vincent 赶到现场时抢劫已经结束,根据现场遗留的痕迹和目击者的描述,迅速推断出抢劫团伙的专业程度,并对此兴奋不已。Vincent 善于使用自己的身份压榨底层黑帮团伙,他找到了黑人 Albert ,Albert 说半夜两点去一个叫做 Alvarado 的酒吧找一个叫做 Richard 的人,而 Vincent 通过 Richard 盯上了 McCauley 一伙。

抢劫过后,Chris 回到家中,老婆 Shiherlis 因为无法忍受 Chris 嗜赌成性想要和 Chris 离婚,并要带走他们的孩子 Dominick ,Chris 很愤怒,开着车去了 McCauley 的家。McCauley 在外邂逅了在书店工作的 Eady ,McCauley 和她说自己是推销员,并与其发生了一夜情。McCauley 回家时看了到 Chris ,在了解情况后便出发寻找 Shiherlis 谈话,途中却发现 Shiherlis 已经出轨和名为 Marciano 地产商在一起,于是 McCauley 威胁 Shiherlis 最后给 Chris 一次机会,如果 Chris 仍然不改,就任她离去。

这一天 McCauley 一伙通过线人拿到了一家银行的信息:每周四都这家银行都会收到一笔巨款,周五时再把这些钱分发到其他银行,有两个电话报警系统和一个电子报警系统。只需要提前黑掉他们的报警系统,就可以在半夜把钱都运走。Vincent 也发觉到了这一点,提前部署监控,企图来一个人赃俱获。结果监控过程中出了差池,被 McCauley 发觉,空手离开了现场。McCauley 察觉到自己被警察盯上,通过 Nate 收买线人知道了 Vincent ,一个缉过毒在军队干过的精英警探。McCauley 深知此事不妙,聚集众人商议散伙,Chris 说这一票很重要,不干没钱 Shiherlis 就会离开他;McCauley 喜欢上了 Eady ,像他这种人不能有所牵挂,一旦事发就要迅速撤离,因此他决定干完这一票就走;Cheritto 和 Trejo 也决定加入。

Vincent 持续跟踪 McCauley ,二人在洛杉矶夜晚的街头打了照面。Vincent 邀请 McCauley 一同前往喝咖啡。餐桌旁 Vincent 试图劝说 McCauley 收手转行,McCauley 坚持自己的原则,「我做我最擅长的事,作案。你做你最擅长的事,阻止我这样的人」,二人不欢而散。于此同时 Chris 和 Cheritto 也摆脱了警察的跟踪,三人在汽车旅馆碰头;由于 Trejo 仍在被警察追踪,McCauley 决定雇佣保释期间正在汽车旅馆工作的 Folsom 做汽车司机。Folsom 不堪汽车旅馆老板的压榨,一番思考过后决定加入。四人开始了正式地抢银行之旅。抢劫过程十分顺利,但是在撤退过程中 Vincent 拍马赶到,Folsom 被当场击毙,警匪一时喋血街头。这是一段非常专业非常精彩非常标准的街头枪战,据说诺兰在拍摄《蝙蝠侠:黑暗骑士》时便参照了此片,在电影院里看十分带感。三人交替掩护突破警察的防线,Chris 被击中倒地,McCauley 带着 Chris 乘车逃离;Cheritto 独自逃离,Vincent 追击 McCauley 失败,回头给了 Cheritto 迎头痛击,Cheritto 亦暴死街头。

逃离现场的 McCauley 带着 Chris 找到了 Nate ,让他照顾 Chris ,同时调查此次抢劫的计划为何会被警方察觉。于是他找到了应该出现在现场但却没有出现在现场的 Trejo ,却发现 Trejo 遍体凌伤。奄奄一息的 Trejo 和 McCauley 说是 Waingro 告的秘,他现在跟 Van Zant 一起混。McCauley 十分愤怒,Nate 找到了 Van Zant 的住址,McCauley 赶到 Van Zant 的别墅将其击毙。由于事情暴露,McCauley 必须逃离,Nate 给 McCauley 安排了晚上九点离开洛杉矶的专机,McCauley 出门前往 Eady 家,Eady 从新闻中得知 McCauley 是银行劫匪,对其充满了恐惧与不信任。McCauley 说服她一同逃离,一旦离开就可以重新开始。Vincent 此时也打听到了 McCauley 和 Van Zant 的关系,也知道了 Waingro 的所在,于是命令利用所有渠道放出风声,试图引诱 McCauley 上钩,守株待兔。

其实 Vincent 自己也是问题重重,尽管事业上自己嗅觉敏锐,业绩斐然,但自己的家庭却支离破碎,自己的第三任妻子 Justine 节外生枝。Vincent 在 Waingro 的住处蹲点,始终不见 McCauley 踪影,回家之时发现继女 Gustafson 割腕自杀,赶忙通知 Justine 并继女送往医院。Vincent 和 Justine 在医院相互依偎之时,Nate 告诉了 McCauley Waingro 的所在,McCauley 和 Eady 此时正在前往机场的路上,一番思想斗争之后,McCauley 车头一转,直奔 Waingro 的酒店,并告诉 Eady 留在车上,不要熄火,自己去去就会。假扮酒店经理的 McCauley 迅速解决了 Waingro ,却惊动了蹲点的警员。Vincent 接到电讯,告别了 Justine 连忙赶往酒店,正好赶上 McCauley 从酒店里出来。一辆卡车拦住了 Vincent 和 McCauley 的路线,McCauley 知道自己必需践行自己的原则,迅速撤离,于是他目送了充满惊惊愕之情的 Eady ,独自逃亡机场。Vincent 紧随其后,二人在夜里机场的草地上开启了最后的对决。一架飞机降落,强烈的灯光俯照着大地,McCauley 冲出掩体,Vincent 余光瞥见,光随影动,转身三枪结结实实打在了 McCauley 的胸口,McCauley 应声倒地。Vincent 上前握紧了 McCauley 的右手,告别了这个心心相惜的对手。

如果你能读到这里,你就会发现我写的十分混乱。如果没有看过原片,你甚至不知道这些人名怎么读。即使你看过原片,你也会觉得文中大量的人名真的很烦;你会发现我为了叙事方便,重构了故事情节;你会发现我略去了很多情感方面的描写,这是原片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成年人的世界十分复杂,就像这篇文章一样。其实这篇文章和《绣春刀》的关系不大,只是我今天恰好看完了两部《绣春刀》。

返回